看裸体美女

许星辰走进餐厅,一眼就看到秦雪。

多日不见,她还是到哪儿都这么的惹人注目。

秦雪的外貌,很容易让人想歪,让人觉得会不守妇道,水性杨花的,可是,作为好友,许星辰却比谁都更清楚,秦雪三观有多么的正。

也因为自己外貌的问题,她更要用强悍的性格来伪装自己,但是却也活的很肆意洒脱。

看到许星辰,秦雪艳丽的脸上,绽放笑容。

许星辰刚坐下,秦雪立刻要求看她手机。

“你老公照片呢?快,我要看,到底是什么男人,竟然能让你看上?”

许星辰很无奈,就知道这个闺蜜,肯定会要求看照片的,所以,她今天临走之前,还软磨硬泡邵怀明拍了张照片。

最后还被对方狠狠的,夺了一个深吻作为补偿。

许星辰耳根微红的,打开手机,给秦雪看照片。

照片不是正面,是邵怀明坐在沙发上,她拍的一个侧脸,可是,饶是如此,秦雪看到,还是忍不住惊叹。

“我擦。许星辰,有你的啊,这也太帅了吧?啧啧,这鼻子,好挺,那方面肯定厉害。这下颌线,帅,太帅了。不亏,真的,学历什么都是浮云,长得好看就够了!”

渔家女孩高清民族风写真图片

说着她还伸手摸了把许星辰的脸颊,暧昧一笑,“啧啧,果然被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,皮肤是越来越好啊,我就说啊,男人呢,就是女人最好的保养品。”

“打住,你这个歪理,那你赶紧找个男人,省了保养品的钱了。”

“啧……我倒是想啊,但是没有这么帅的,也没有这么老实的。男人啊,都是垃圾。”

许星辰摇头轻笑,“别悲观,总还是有你的真命天子会出现的。”

秦雪耸肩,对什么真命天子,根本没有想法。

吃饭的时候,随着饭菜上齐,竟然还多了一瓶酒。

“我们没有点酒。”

服务员笑着回答,“是顾少送的。”

许星辰看了看秦雪,而秦雪也一脸懵。

“我们不认识什么顾少,酒退回去吧。”

服务员为难的说:“这是顾少吩咐的,酒不能退。两位小姐可以上楼去跟顾少亲自说一声。”

这种手段,太明显不过。

许星辰和秦雪眼神交换了下,许星辰道:“那把酒放下吧,结账的时候,我一起结了。”

等服务员离开,秦雪冷哼了声。

“这就是男人,看到了吧?你老公不是这种人吧?不过,你老公没钱,估计也送不起。”

许星辰淡淡勾唇一笑,“他要是有钱,我也不会选他做我的丈夫的。好了,喝点吧,我都要花钱了,自然不能浪费。”

“是哦,星辰现在可是富婆呢,来,干杯。”

……

楼上包厢,几位少爷围坐在一桌,抽烟的抽烟,打牌的打牌。

吴经理没一会儿回来,对顾廷川说:“顾少,那位小姐跟另外一位小姐是一起的,不是常客,不认识。不过顾少吩咐的酒送过去了,她们一开始推辞,后来收下了,说是走的时候自己结账。”

“呵……这还有不给川哥面子的女人啊?”蒋山东桃花眼一眯,似笑非笑的挑眉,“别是欲擒故纵吧?”

顾廷川温和一笑,俊朗的笑容,却跟他说出来的话完不符合。

“哥哥就喜欢这种有脾气的,一会儿,账让他们到我这里来结。”

吴经理点头,又转身离去。

包厢内又恢复了热闹,蒋山东扔出一对K,闲闲说道:“这三哥怎么还不来啊,不会放我们鸽子吧?”

“想这么多,才等多大会儿你就着急了。”顾廷川将手中最后一张牌打出去,搂着身旁的美女靠在沙发上,嘴里叼着烟。

“嘿嘿,那不是大半年没见了,有点想三哥了吗。”蒋山东讪讪一笑,眼睛骨碌一转,扔了牌凑到顾廷川身边。

“哎,川哥,你说三哥这半年窝在青城干啥呢,那鸟不拉屎的地,连个漂亮妞都没有。”

顾廷川看了他一眼,看着对方头皮发麻的时候,才皮笑肉不笑的:“怎么?想打探你三哥的消息?”

“不是不是,这不是作为兄弟,关心关心……”

“滚,你三哥的事用得着你在这关心,去,给我把刚才那妞叫过来。”顾廷川一脚向他踹去,蒋山东也不在意,嬉皮笑脸的笑着,转身出了门。“顾少,两位小姐来了。”

吴经理说话的同时,许星辰和秦雪也已经走了进来。

顾廷川抬头,饶是他这种见多识广的阔家大少,看着这两个女人,也不禁心里暗叹一声。

一个安静俏丽,一个性感艳丽,各有特色。

“顾少,这是许小姐,秦小姐。”

顾廷川点点头,重新看向许星辰。

性感冷艳的他见的多了,这种高岭之花倒是不常见。

许星辰对上他的目光,眼神越发的戒备。

“顾少,多谢你今晚送的酒,不过,我们并不相识,这份好意恕我和我的朋友不能接受。今晚的消费,我自己会出,既然吴经理说非要亲自交给顾少你。那就烦请顾少收下吧。”

她上前一步,把钱直接放在了顾廷川面前的餐桌上,然后迅速后退,抓着秦雪的胳膊,就要离开。

“等等。”

顾廷川低沉的嗓音传来,许星辰和秦雪心中一紧张,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。

两人刚才在楼下,本想一走了之,根本不管这顿饭是不是被人给请客,但是,那个吴经理话里话外的暗示她们,如果她们今晚走了,接下来的麻烦会更多。迫于无奈,只好跟了上来,心里想着这是燕城最大的饭店,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才是。

只不过,她低估了有钱人满足欲望的无耻程度。

“许小姐,你怕是不知道,我顾廷川送出去的,可从来没有收回来的理。一瓶酒而已,许小姐无需紧张,顾某只是想和许小姐秦小姐这样的美人交个朋友,爱美之心人皆与之么不是,再者,强人所难,也非我们的风格。”

不会强人所难,那他们现在做的,是什么?

许星辰心中厌恶的很,也有些害怕。

她无权无势平凡人一个,这些少爷们,他们想要做什么,强迫什么,她根本无从反抗。

许星辰此时浑身冰冷,心跳快的,无措又紧张。

她看了眼秦雪,秦雪也差不多。

许星辰咬了咬牙,回身,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。

“抱歉,顾少,我老公在外面等我,他大概等着急了,我们得走了。”

“老公?”

顾少勾唇一笑,依旧是无比温雅,可是在许星辰看来,却汗毛直立。

“既然你老公也在,不如把他也叫上来啊!”

“……”

许星辰说的,不过是托词。

她确实有老公不假,但是邵怀明远在青城,怎么可能在门口等她。

她拉着秦雪的手,进退维谷,手心的汗渍将两人的掌心烘得灼热。

顾廷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也不催,似乎笃定了,许星辰所谓的老公,不会出现,或者,其实根本没有。

在座的几个男人,都在看好戏似的,看着这两个女人,尤其是许星辰,既倔强,又尴尬,漂亮的眼睛里,还充满了愤怒。

啧啧,这小女人,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,更想让他们男人欺负呢。

秦雪看这情况,心知今晚是难以逃脱了,但也不能被这几位爷给彻底为难。

她试图套着关系,搬出自己的大老板:“顾少,我是御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。”

“齐御平?”

“是。”

“哦……齐大律师啊……”

“对对,顾少认……”

“认识,所以呢?有什么关系?就算是齐御平在这儿,该喝也是要喝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秦雪顿时面无血色。

难道她们今晚,就只能被迫,留在这里吗?

Tags: